兰柔久久没有反应过来,突然,她惊呼一声,“死夜!”

    也只有传说中的死夜,能做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要知道死夜曾经一直保持全胜的姿态,但在一两年前,死夜失败了一次任务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怎么回事,就突然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猜对了,封林是死夜的成员。”兰河平静的解释。

    “封林那家伙竟然是……”兰柔激动的无以言表。

    死夜中的一号。

    死医,可是她的偶像。

    神一样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爷爷!封林是几号?”

    兰柔哪里还有生气的模样,蹲在兰河身边,抓着他胳膊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应该比较靠后吧,五六七号左右。”

    兰河的脸色突然凝重起来,“我是看在你是封林未婚妻的份上,才告诉你的,记住,谁都不能说,包括你爸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

    兰柔将双手放在身前,一脸花痴,“如果和封林结婚,我不就能看到偶像了?封林肯定有办法联系到死医。”

    随后,兰柔就用力摇头。

    不行啊。

    自己都当封林老婆了,怎么还能称呼别的男人为偶像呢?

    “啊!好纠结啊。”

    兰柔抓着头发,在这边嘀咕着。

    兰河微微摇头,又重新躺在摇椅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封林翘着二郎腿,坐在沙发上看电视。

    徐若影就坐在他身边,手机每隔几分钟,就响一次。

    “如果嫌烦的话,就关机。”

    封林不用猜也知道,肯定是她的父母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要不然我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徐若影试探的询问,说到底,他们还是自己的父母,她又不是铁石心肠,哪能那么无情。

    “你随意,可以先接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封林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徐若影盯着手机,果不其然,一分钟后,又一个电话打进来。

    正是王琴。

    她深吸一口气,按下接听键,“喂!”

    “小影!我的乖女儿,求你回来吧,妈妈知道错了,快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王琴在那边哭诉,声音都沙哑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回去干什么吗?现在我已经和封林结婚了。”

    徐若影说话的时候,偷偷看了眼封林。

    “好!妈妈同意,你嫁给谁,是你的自由,我再也不逼你了。”

    王琴在那边当场就答应,“你快回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!这可是你说的。”

    徐若影说完就挂掉电话,她对着封林笑道,“她同意我不嫁给宋克明了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。”

    封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准备回去,你去吗?”徐若影站起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看到他们影响我心情。”封林摇摇头,继续道,“你先去把你的事情忙完,之后再告诉我,我妈的消息。”

    徐若影面色稍微怔了下,她微微点头,“好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封林送徐若影离开后,就给兰河发送消息,告诉他对徐家的事情,可以结束了。

    他躺在沙发上,刚刚伸个懒腰,就听到汽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封林!”

    兰柔微笑的推开门,快步走进来,她打量四周,奇怪的问道:“牛……徐若影呢?”

    “回去了,她家的事情,差不多结束了。”封林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她不在正好。”

    兰柔坐在沙发上,望着封林的脸,沉声问道:“你是死夜的人?”

    封林脸色一怔,那个兰河,竟然把这件事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表情就是了,那你是几号,爷爷说你可能比较靠后,到底几号啊?”

    兰柔有些激动的抓住封林胳膊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是六号。”

    看来兰河只是告诉她,自己是死夜的人,并没有说出真实身份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六号!那你有办法联系到死医吗?就是你们的一号。”兰柔询问道。

    封林皱着眉头,“你找他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封林……你,你别吃醋,其实他是我的偶像,是真正的无名英雄,我只是想和他聊几句,仅此而已。”

    兰柔举起三根手指发誓,“我可以发誓,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封林无奈的叹息,这还没有确定身份呢,就说这种话。

    “我也联系不到他,自从解散死夜后,他就消失了,听说出国散心了。”

    封林说的就是他自己,如果不是老爹骗他活不长了,他现在兴许还在国外。

    “那你能讲讲他的为人吗?我非常感兴趣!”

    兰柔双手放在身前,一脸花痴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为人?他……非常帅,帅的无法形容,个头又高,还有男人味,反正是个很完美的人。”

    封林深深叹口气,“抱歉,和他一块生活那么多年,我实在找不到他一个缺点。”

    “哇塞!”

    兰柔惊呼一声,靠在沙发上,眼睛里全是星星。

    不愧是偶像!

    “那……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?他为什么解散死夜?”兰柔又问道。

    封林的眼睛看向远处,其实这件事并不是秘密。

    国家方面,还有隐秘军团的高层,都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告诉你也无妨,但你要保密。”

    “放心!我发誓!死都不会说!”兰柔又举起三根手指。

    封林深吸一口气,平淡的解释:“最后一次的3S级任务中,他才知道,死夜的三号,是敌人的卧底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死夜中有这种人?”兰柔震惊的捂住嘴巴。

    “恩,三号是死夜的大脑,她非常聪明,我们的所有任务方案,都是她着手策划的,她曾是死医最信任的人。”

    封林点点头,声音中散发刺骨的寒意,“但她是叛徒,几乎盗走隐秘军团所有情报,让其损失惨重。”

    刚才封林说他是六号,因为六号为了救余下的成员,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他一直认为自己对不起这些人,全都是他的纵容和疏忽,导致三号能那么容易的窃取资料。

    国家方面没有处罚他,甚至都没有怪罪他。

    但他还是没脸再呆在那边。

    兰柔也沉默了,难怪死夜会平白无故的解散。

    “封林,我这次来,是给你介绍工作的。”兰柔发现封林冷漠的表情,笑着说道:“你不是没工作吗?老师行吗?”

    封林挑起眉头,随即笑着点头,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同意,你是死夜的人,肯定非常强,你可以当体育老师。”

    兰柔已经打算和封林接触了。

    但她还是要确定一下封林的为人,她不是傻子,如此简单,就会将自己嫁出去。

    “可我不喜欢运动,我可以教外语,我精通八国语言。”

    封林正说着,看了眼手机的消息,他微微蹙眉,“我要去徐家一趟。”

科幻小说相关阅读More+
本页面更新于2022